正文

床上108种姿势

三年后的中秋节,晚11点。

一个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摇摇晃晃的从酒吧里走出来,钻进一辆车里,发动后开走了。

“妈的,伍老虎这老不死的简直太目中无人了,想用五百万收购我王涛花三年时候打拼下来的公司?操,你他妈老糊涂了吧?去死吧。”伸手拉松脖子上的领带,打了个酒嗝,一路上边开车边骂骂咧咧的。

这个人正是当年抛妻害子的王涛,不过凭着出色的交际能力和不择手段的阴谋,如今的他已经从当初的一个不起眼的小职员成功的爬上了一家高科技生化公司总裁的高位。而对于三年前的事情,他似乎已经有些淡忘了。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三年来他日以继夜玩命似的工作,也许真正目的并不只是为了钱,而是很大程度上为了压制内心深处的内疚和恐慌。

晚上十一点半,王涛驾着车行驶在一条没有什么行人和车辆的高速公路上,闲得无聊,便顺手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把频道转到一档正在直播的情感类节目——《今夜有你》。女主播甜美而带着一份温情的嗓音传入王涛的耳朵里,感觉舒服极了。

王涛倒没什么听电台的爱好,主要是因为这个叫雨琪的女主播是他现在的老婆,两人已经结婚两年了,婚后的生活甜美而幸福,如今还有了一个一岁大点的可爱儿子,名叫月关,这是王涛亲自起的,按王涛自己的话来说,之所以叫月关,是因为这两个字拼在一起就是朕的意思,很是有王者之气。

王涛一边听着电台里老婆声情并茂的主持,一边集中精神开车,他开车一直很紧慎,不光是开车,做任何事他都很小心,就怕出什么意外,因为他觉得生命只有一次,什么都可从头开始,唯独性命不可以。他记得以前的自己不是这种性格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胆子却变得越来越小了。

这时,雨琪柔腻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值此中秋佳节,祝各位正在收听《今夜有你》节目的朋友们节日快乐,我想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佳节里,大家应该都在和自己的家人朋友们团聚吧?那么你们都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呢?不妨打电话进来和大家一同来分享一下吧。我们的热线电话是************。欢迎朋友们拔打进来,嗯,下面请导播接进今晚节目的最后一个热线电话,喂……朋友,你好。”

雨琪静静的聆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可是几秒钟都没有任何声音,“喂,这位朋友,您的电话已经接通了,请说。”还是静无声息。

“呵呵,可怜的老婆,又被人耍了吧?”王涛发出一声醉笑。

“喂,喂……听见我说话吗?朋友?”雨琪明显有些尴尬,最后只好说:“那这位朋友大概是临时有事去了,麻烦导播切到下一路热线电话。”

就在她话音刚落未落的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低低的涰泣声“呜呜呜……”。

“等等。”雨琪示意导播先别挂断。接着惊讶问:“朋友,你是在哭吗?”只听见刚才还只是隐隐可闻的涰泣声渐渐变大,变得更加悲伤,甚至可以说是凄厉。

雨琪也很是不解,便问:“朋友,能告诉我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你看今天是中秋节,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你为什么哭啊?”

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哭声时断时续,最后才幽幽的说:“孩子……我要我的孩子……没了……我……子……没了……”仿佛是电话线路不好,又像是受到某种信号干扰似的,女人的声音飘忽不定,只能让听众听出个大概意思。

“什么?你的孩子怎么了?”雨琪的声音有些不自然起来,她做了这么久的电台主播,还是头一回接到如此诡异凄凉的电话。

“死……被人害死了!呜呜呜……”女人突然凶恨的吼叫起来,声音充满怨毒。

雨琪被吓了一大跳,急忙颤着声音说:“对不起各位,今晚的播出时间已经到了,不得不中断这位朋友的通话。人生总有太多不如意,希望每个人都能过得幸福美满,那些不幸的人也希望你们坚强起来,勇敢的面对未来的生活。那今晚小琪就陪大家到这里咯,各位晚安,明晚再见。”于是以一首优美柔情的歌曲结束了这次节目,让成千上万的听众刚才紧张的神情得以稍微缓和了一下。

王涛越听越觉得后背发凉,一摸额头,竟是一手的冷汗。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而且这疯女人说什么孩子没了。这一番话不由得让王涛联想起自己曾经所做下的丧尽天良的事情来。王涛紧张得喘着粗气,但他努力的暗示自己,不会的,只是巧合,只是巧合而已。

为了让自己尽快平复,王涛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香烟叼在嘴上,按下打火机,突然火苗窜起老高,轰的一下直接烧到眉毛处,一股焦臭味弥漫开来,王涛大骂一声该死,谁知就这一分神的功夫,王涛抬头的瞬间猛地看见车头正前方站着一个白影。“啊!”王涛大叫一声,一脚踩下刹车,随着一串尖利的急刹声,汽车滑出去二十多米之后才斜停在马路中央,王涛用手护头的动作一直持续了半分钟,才缓缓的放下来,此时的他早已经吓得脸无人色,一张脸已经是一片煞白。惊恐的朝车前探视,可是却没看见什么异状。王涛犹豫了半晌,才颤巍巍的下了车,绕着车找了一圈,可奇怪的是,明明已经撞上了什么,现在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如果是撞到了人,那也该看到尸体不是吗?

就算是一只野狗,也会有血迹留在车身上啊,可是诡异的是什么都没有,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如果只是有人被撞倒,也许王涛还不至于那么害怕,至少可以趁没人看见逃之大吉,可现在的状况却让王涛从头凉到脚后跟,这怎么可能?明明……

王涛用力的拍了拍自己脑门,虚伪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喝酒喝得太多了,导致眼睛看花了。因此他凭着这个连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的理由,飞快的跳上车,继续朝前驶去。

离江雨琪的广电大楼还有十几公里,王涛放慢了车速,掏出手机拔通了老婆的电话:“喂,小琪,下班了吗?”

“嗯,刚下班,你在哪?”

“我在路上,我来接你下班,一会儿就到。”

“好,老公你开车慢点,对了,一会儿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今晚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我知道了,挂了!”王涛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好像是在害怕什么逃避什么似的。

看到两旁有无数的霓虹灯了,大街上的热闹气氛冲淡了王涛刚才的恐惧,一颗揪紧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点,不一刻,王涛便到了广电大楼楼下,把车缓缓停住,他看到老婆正穿着一件风衣站在不远处,王涛微笑着上前说:“等很久了吧?”

“很久。”雨琪不冷不热的说。

王涛感觉有点奇怪,只是一句客套话,老婆竟然说很久,明明刚才在电话里还说刚下班。王涛也没空多想,便拉起她的手说:“外面冷,快上车吧。”在牵到她手的一瞬间,王涛感觉自己握到的不是手,只是一块冰,不禁嘟囔了一句:“让你多穿点衣服,你就是不听话。你看看,手都快冻僵了。”

和平时不太一样,今晚的雨琪似乎不太想说话。沉默着跟他上了车。

王涛载着雨琪一路前行相对不语。外面下起朦胧细雨。车里分外的安静。王涛想打破这种静默的气氛,便没话找话说:“小琪,你感冒还没好,还要主持节目,老公我真的很心疼你,累就休息几天吧?”

“不累。”

“现在咱们家又不是没钱,都劝你好几次别干电台了,你就是不肯听,何必受那份活罪呢?”

“你说,活罪好受,还是死罪好受?”雨琪冷冰冰的说。

“你……你是不是生我刚才挂你电话的气啊?”王涛有些自我解嘲的问道。

“下次你再挂我电话,我就要~你~死!!”这个死字被故意拉长,没有半分感**彩,听得人毛骨悚然,这绝对不像开玩笑时的语气。

“老婆,你今天……好像怪怪的。”王涛不自觉的朝右瞥了一眼,但雨琪长长的头发却遮住了大半张脸,王涛咽了口唾沫,不敢再说话。

一直保持沉默,只有车玻璃上的雨刷发出有节奏的咣咣声。雨有些大了,四周被雨雾笼罩得有些难以辨认。王涛凭着自己的方向感向前开。但是明明每天都经过的无比熟悉的路段,今晚却感觉有些陌生。怎么开着开着,路边的景物越来越荒凉?

王涛有些纳闷,为了不走错,王涛把车慢慢停在路边,说了声:“老婆,你等一下,我下车看看,怎么今晚这路有些不对劲啊。”

说着便下了车,当他下车扫视一圈之后,王涛的酒意被完全吓醒了,他居然不知不觉的把车开到了南郊的一片无人的工业区,而不远处的小山,竟然是一片可怕的公墓。王涛的下身涌起一股尿意,可也来不及小便了,惊恐的拉开车门,正要说:“见鬼了,居然开错方向了。”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