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15www

花无心眨眨眼,心说她刚才并没出手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竟到了隔空打物的究极境界?

“哪个挨千刀的竟敢坏老子的好——”没等那人说完,肚子上又实实在在的挨了一下,顿时疼得那人满地打滚。

借着昏暗的灯光望去,花无心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心说这未免也忒巧了点儿,竟能在这儿遇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冰山!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苍天有眼,终于让她逮到这个翘课专业户了!

不过,眼下的情况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

“兄弟们,给我打!往死里打!”倒在地上的人指着突然出现的冷翼愤怒的吼道。

冷冷的瞥了一眼,抬手打翻最先冲过来的几个混混,凌厉又带有穿透力的目光从那群混混的身上扫过,一股逼人的强大气势迅速从冷翼周身蔓延开来,上下唇碰在一起,吐出一个森寒的字眼,“滚!”

“冷翼!他是圣天学院皇甫帝国副社长——冷翼!”不知谁冷不丁喊了这么一句,那群混混立刻做鸟兽状,连滚带爬的慌忙逃走。

“额——”花无心微微一怔,她不明白为何这些人一听冷翼的名头就像老鼠见到猫似的四处逃窜。皇甫帝国再厉害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由学生组成的社团,怎么连社会上的混混都对其忌惮三分?

“没事吧?”在花无心愣神的功夫,冷翼已走到她跟前。

“没,没事。”花无心随即换上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你受伤了!”冷翼眼角的余光停留在花无心的左脚上,用肯定的语气陈述着一个事实。

“啊?”花无心轻呼一声,脸色‘唰’的一下惨白如纸,单手扶着额头,作势两眼一翻就要昏死过去。

原来,她在匆忙间夺门而出,没有穿鞋,左脚被地上的玻璃碎片割到,不光丝袜破了个大洞,鲜血更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流,蹭的满地都是,看起来甚是骇人。

“你再坚持一下,我先帮你把玻璃片取出来。”冷翼眼疾手快,一把扶住花无心使她不至于跌倒,之后蹲下身去,抬起花无心受伤的左脚,仔细处理起来。

花无心无力的靠在墙上,咬着嘴唇,手指紧张的绞在了一起,全身还不时的颤抖两下,算是把一个弱女子受伤的模样诠释的淋漓尽致。

其实,并非她神经大条,而是她的忍耐力异于常人。只要她能抗住,大脑便会下意识的忽略那些身体发出的疼痛信号。假如冷翼不提醒她的话,估计要等很长时间她才会发现。

这种能力虽然有很大的弊端,但在实际对战中,却有着不可小觑的作用。即便受伤,仍就能面不改色的发动凌厉的攻势,这对敌人而言,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当然,像花无心这种无限趋近于变态的高手是少之又少。

冷翼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小心翼翼地将伤口包好,然后转过身,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背对着花无心,用毫无波澜的声音命令道:“上来。”

此时,花无心倒是异常听话,双手环住冷翼的脖子,直接把她全部的重量压在冷翼的身上,接着贴在冷翼的耳边,说着感谢的话:“冷翼同学,真不好意思,三番两次的麻烦你……”

“不过,要是换成‘公主抱’就更好了。”末了,花无心突然加了这么一句。冷翼的身子猛地顿了一下,随即急忙站稳,险些栽倒在地。

对此,花无心只是撇撇嘴,心说这家伙也太不禁逗了吧?

冷翼背着花无心离开酒吧,向圣天学院的方向走去。

“对了,为什么他们那么一听你的名头就被吓成那样?”花无心率先打破沉默,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他们不是怕我,而是怕皇甫帝国。”冷翼淡淡的开口道。

“皇甫帝国?学校的社团?”花无心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不断地发问。

“皇甫帝国绝非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它表面上不过是圣天的一个活动社团,实则掌管着东海市的大部分黑道势力。它不但有东海市的名门贵族在背后撑腰,还有一批训练有素的手下。

至于学校那些拥护者,只是凑热闹而已,皇甫帝国核心的力量便是那队人马。皇甫焱正是凭借这只实力过硬的队伍,在这两年的时间内突然崛起,以强者的姿态,占据东海市的半边天。”意外的,冷翼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耐心的为花无心娓娓道来。

“诶,这么厉害!”花无心听后暗自咋舌,乖乖,她怎么没发现那暴龙竟是如此牛X的人物?

黑道老大?

简直就是东海市的半个土皇帝嘛?难怪那么嚣张!

“对了,这两天上课为什么没见到你?”花无心话锋一转,婉转的问出了压在心底的疑惑。

“我一向都如此。”冷翼丝毫没有掩饰之意,甚至连理由都懒得编。

“那怎么行?你是学生就应该上课,接受相应的教育。从明天开始,给我准时参加早会,知道吗?”花无心端出为人师表的架子,训斥道。

“嗯。”

“不光早会,我的课你也必须出席!”

“嗯。”

“其它科目也要适当的露露脸!”

“嗯。”

……

走在僻静的小道上,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花无心搂着冷翼的脖子,滔滔不绝的提出一些不平等条约,而冷翼自始至终都只发出同一个单调的音节,听得花无心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直到宿舍门口,花无心才叫冷翼把她放下。

“那个,承蒙你多次出手相救,我实在无以为报,就……以身相许,可以吗?”花无心低着头,面带桃花,无限娇羞。

冷翼先微微一怔,眉头略微皱了皱,不知在想写什么。半响,竟酷酷的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字,“好。”

咔吧……

花无心柔弱的眼神碎裂了,她突然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

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两下之后,花无心踮起脚,捧着那张冷若冰霜的俊脸,‘吧唧’就是一口,亲完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先给你盖个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去,花无心惊讶的发现,那冰山的脸,貌似红了…

与冷翼告别后,花无心蹦着回到寝室,直接栽倒在床,一面回想刚才的那一幕,一面昏昏欲睡。意识模糊间,她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些什么……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