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亚洲 激情视频在线观看

  步伐不稳的莎木不知摔了多少次的跤,但每一回他都做到双膝跪地,尽量让温彩不受任何震荡。他摸着对方腿上黏黏的血液,开口唤道:“温彩,你还挺得住嘛?”

  脑海中的眩晕不断冲击温彩,她勉强稳住心神,“没事,你看到前面的光嘛?”莎木稍稍呆了一下,因为四周根本就是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光源的存在。他道:“看到了,就是太弱了,那是什么光啊。”

  鲜血完全将温彩的后背渗透了,她笑着道:“是我雇佣兵留在那的一个射灯。”莎木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稳住声线道:“嗯,温彩最聪明了。”对方听出莎木的声线中带有一丝哽咽,她即刻回道:“莎木我没事,你不必担心,我是神调的人,有保命仙护体的。”

  莎木刚想回话,哪想又踩秃了一脚,这个趔趄差点让他与地面来一次亲密接触。他单膝跪地,又将温彩往背上提了提,“你可千万不能出事,萧桐还等你去救呢。”

  温彩噤声了好一会儿,她半眯着眼睛将头靠在莎木的背上,“如果我死了的话,我真不希望你们找到真实之镜,那样我就能和他一直在一块了。”

  莎木没有答话,他站直身体再次迈开逃亡的步伐。

  温彩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她轻轻地咳了一下,又道:“其实死在这里也好,这里时间是静止的。等你们救活萧桐之后,再用阴阳典复活我不就好了。”话音刚落,一点星星般的光辉闯进莎木的眼帘,他知道温彩所说的那个射灯,离自己不算太远了。

  半刻后,当莎木跑到射灯跟前的时候,他真的跑不动了。原来温彩是将射灯的光束,直接照向石壁,所以自己没有早发现这让人刺目的光源。

  莎木将身材小巧的温彩放平到地上,自己脱掉外衣,并很快将迷彩服撕成几大块碎布。他让温彩曲起一条腿,看着对方原来白皙十分的一片的肌肤,如今已变得血肉模糊,莎木颤了一阵,然后才动手将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给包扎起来。

  然后他想褪去温彩的外衣,为她处理肩膀上的伤势。可虚弱万分的温彩,忽然死死抓牢他的手臂,并道:“不要,虽然你看过我的身子,但我要留住这些伤疤,我要让萧桐永远记得,我温彩为了他,一样什么苦都可以受!”

  “啪——”

  突如其来的一记耳光,扇得温彩一下清醒不少。莎木的双眼静若寒潭,他拌过温彩的身子,将对方后背那块被血染红的衣物一把撕碎,他用碎步条将那十个血洞完全压住,最后又用宽布条将伤口一一勒紧。

  “是谁为了你,连中三枪的。”

  莎木淡定的语气冷温彩一度陷入回忆之中,片刻后她刚要回答,哪想莎木提前说道:“是谁为了你诛杀黄狗的。”温彩楞了一下,但莎木的声线依然在响彻:“是谁为了你两度涉险的?又是谁要用自己的命,来与我交换你的一辈子呢?”

  温彩彻底愣了,她睁大眼睛看向一脸微笑的莎木,但一双美眸中的泪水,已经悄无声息地流了下来。

  莎木道:“是萧桐,他为了你不知玩了多少次的命,明明亡村之行他已经放弃了,但是你被季东华抓了去。当时,只会用拳头的他,还不是与季东华斗得你死我活,你认为是你在阴阳典上,写下了萧桐的名字,所以萧桐欠你的,但追到底,你们又是谁欠谁呢。”

  莎木的笑容有些干,他道:“既然你爱他,就要做到理解他。难道他想撇下你,自己去死嘛?难道你没有注意,每次萧桐做什么决定,总会事先听你的想法?其实他最疼你了,如果你留着这些伤疤回去,你猜他会怎么想?他会愧疚一辈子,然后选择离开,离你远远的,让你永远也找不到他,难道你想要这样的结果吗?”

  听着莎木的一番话,一些记忆中画面,统统在温彩眼前浮光掠影般地闪过。

  *******************************

  前来龙脉的路途上。小海踩灭烟蒂,他轻笑着道:“温彩,其实萧哥最疼的就是你了。”

  在客店击杀女鬼的时候。“萧桐,我发誓杀了你,你给我等着。”由于身体异样疼痛,温彩下意识地狠狠搂住萧桐,可说出的话语却异常伤人。

  萧桐步履艰难,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好,好。那你也得先有命杀我,是不是。”

  *******************************

  想着,温彩吸吸鼻子,不但不哭了反而还痴痴地笑了一阵。莎木拍着她的肩膀,“其实你在我心里就像妹妹一样……”话音还没有落地,一道森冷十分的声线,却抢先打断他的话道:“你太虚假了,明明爱着这个女孩,还装作老好人一样,来口是心非的说一些大道理,你惭不惭愧?”

  莎木的神经瞬间绷成一线,他站直身体朝后方看去,见陈艾丽正步伐妖娆的朝他走来。

  满脸血痕的对方,已经找不出一点从前的摸样,甚至连唇角都被她自己的指甲,给撕开少许。莎木见此,他没经思考,一把就从温彩身上拽下一个小口袋。陈艾丽望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忙笑道:“还想用朱砂那种小把戏嘛?”

  温彩勉强坐直身体,她没加思索就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我们来龙脉是为了寻真实之镜的,你为何要附他们的身。”陈艾丽脸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她听后笑的有些张狂,清脆的笑音似黄鸟一般清脆。

  片刻后,她满脸嘲讽的道:“真实之镜?又是真实之镜。那些维京人还不是来抢真实之镜的,可你也看到他们的下场了。难道龙女的镜子,就这样惹你们来探索嘛!”龙女二字一出,温彩条件反射般的想到了一段话。

  “彩彩啊,你听大师哥跟你说,这个小岛的确存在。你找找倒斗的人,他们应当知道。而真实之镜这里还有个传说,相传有位龙女,她相貌极美,再爱上一个渔夫之后,她变幻了自己的容貌,将自己变丑,因为古时候祸水就是红颜啊,但是她非常中意自己容貌,所以就求得这柄真实之镜,好能时常看看自己的真实相貌。别小看这段话,这是找真实之镜的线索。”

  温彩正低头回忆着,大师哥在电话中所说的这番话。岂料陈艾丽却在此时,向前迈开了步子。

  莎木见状后,他忙举起小口袋,并作势就要向陈艾丽扬去。但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一个庞然大物突然自天而降。紧张中的莎木,刚察觉到这股急速向下的劲力时,就已经晚了。因为那个被唐震剁碎的女人,已经将莎木一下扑到地上,而且还伸出血淋淋的双手,想扣出莎木的一双招子(眼睛)。

  莎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这女尸的两只手腕狠狠捏在手中。温彩慌了,她忙向莎木爬去,哪想自己的发丝,却被陈艾丽一举攥到手里。

  随着陈艾丽逐渐抬高胳膊,温彩痛的也慢慢跟着站起身来。

  这时,陈艾丽低头说道:“温彩,你看看我的眼睛啊。”话音还未落地的时候,一声凭空乍起的枪响,直接回荡在整个洞穴之中。

  “砰——”

  <ahref=http://!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