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国产自拍sex

利威尔走了之后,南乔在附近的食品店里找了一份店员的工作,月工资都上缴给了家里。因为让爸让妈经常不在家的原因,她对于家务活倒是十分的松懈,把大部分空余时间都放在了练习射击上。

三个月之后,玛利亚之墙被攻陷的消息传了开来。

那天南乔还在眯着眼睛射靶子,让匆匆忙忙从家里跑到山上来,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脸色惨白,竟只是呆呆地看着她说不出话来,眸子里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情绪和逐渐泛滥的恐惧。

南乔见他一脸惊恐的表情,心顿时沉了下去,不好的念头立刻涌进了脑子。她放下枪,用小心翼翼的语气试探性地问道:“该不会……是玛利亚之墙已经沦陷了吧?”

“50米高的墙壁。”曾经坚定不移的世界观一瞬间崩塌,让处在一种难以接受的强烈情绪里,目光夹着些空洞,他身子微微地颤抖,喃喃道,“巨人……到底有多大啊……”然后他仰起头来看着南乔,瞳孔里充斥着满满的恐慌,“他们能推倒50米高的墙壁……我们肯定赢不了他们的……”

南乔一下子握住了他颤抖的手,自己的手却明明也因为害怕而变得苍白。

巨人的进击,已经开始了啊。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一直在渴望着生存下去,想要尽可能地避开巨人,想要学好可以逃生的本领,可是生活在那样平静而温馨的环境里,却又感觉好像那个恐怖日子的到来遥遥无期,她可以一直杞人忧天地跟让打闹下去。

是的,她希望自己一直在杞人忧天。

但是这一天来了,她突然感觉到了危机逼迫的那么近。

就在她练习射击的时候,她射出子弹的那一瞬间,就有多少人,死在了巨人的口腹中?艾伦的妈妈,也已经去世了吧。在极度的恐惧中被送入巨人的嘴里,然后体会到骨头被咬碎的痛感,多么残忍的死法。

好害怕。

再过几年,就要轮到这里被巨人攻陷了啊。

南乔抱住了让,紧紧搂着他微微颤抖的身子,好像这样自己就可以不再发抖。她摸着他柔软的粉咖色头发,努力地想要说出些什么来,嘴唇却只是无力地蠕动着。

“我以为永远、永远,巨人都不会进来的。”让双手紧紧环着她,把头埋在她身前低低地说。

“他们会把人吃掉。”声音里又带上了微微的颤抖,让环着她的手收缩地愈发紧,“玛利亚之墙已经没有了,之后巨人就会进到这里来了吧。”

“让。”南乔听到他的声音因为恐惧而带着哽咽,连忙把他的脸抬起来。她捧着他的脸,坚定而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听着。”

“至少你不会死的。”她的手摩擦着他的脸,“你不会死的让。”

她不知道自己在那时候能不能逃走,能不能活下去,但是她知道让肯定不会死,以后也不会,她宁愿坚信着让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配角以至于在与巨人的战斗中绝对不会牺牲,好像这样坚信就会成真。

“那么只要我不死。”让也回视着她的眼睛道,“姐姐就不会死。”

南乔勉强咧着嘴笑了笑:“在那么强大的敌人面前,并不是你想要保护谁,就能保护得了的吧。”

“我会吃很多很多饭,长的白白胖胖的,如果巨人看上了你,我就跑过去,他一定会转而来抓我的。”他缓慢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明明身子已经因为害怕而颤抖得更加厉害,“虽然被巨人吃掉很恐怖,可是看着你被吃掉更加恐怖。”

“那我肯定死不了。”南乔把下巴抵在了他头顶,抱着他温热的身子,“因为你是不会死的。”

那时午后的树林十分的宁静,只有枝桠上停着的小鸟偶尔几声无忧的鸣叫,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洒落下来,将他们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金黄中。

*

846年,人类决定进行玛利亚之墙夺还作战。

南乔被选在了参战的队伍里。

本来是大量从玛利亚之墙涌入的难民与失业人口组成的队伍,但是政府在统计人口的时候却发现南乔没有居住地证明。

因为平时从来不需要用到这种证明,它对于当地居民来说几乎就是压箱子垫桌脚的存在,南乔当初用让给她的那一钢币办了张假的证明,在伊芙要求看看时后糊弄了过去。但是这一次突然的组织远征,政府为了征集所有来自于玛利亚之墙的成年难民参军,派出了大量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地查居住地证明。

最先被征集的自然是离玛利亚之墙最近的露丝之墙内,而特罗斯特区又是首当其冲。

南乔的证明被当场发现了是伪造,于是被认定为是来自玛利亚之墙的难民。

此时她已经14岁,被强制编入了远征军的队伍中。

南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下子面如死灰。

她想过很多次面对巨人的场景,真的很多很多次,她每次都觉得应该是在多年后露丝之墙被袭击的那场灾难里,她甚至想着也许能在不遇见巨人的情况下就能逃进内地,哈,人总是喜欢在事实未来临之前抱着一丝妄想。

却偏偏没想到她会被编入这支送给巨人品尝的庞大甜点队伍中。

“我们再去看看有没有办法。”伊芙急急地跺了一下脚,沉着脸拿了外套,跟让的父亲一起匆匆出了门。

南乔对于伊芙的话语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怎么可能有办法呢,她昨晚明明听到了他们在说已经把能找的人都找遍了,他们明明那么怜悯地叹了口气,他们明明知道她必死无疑了。

巨人攻陷墙壁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可以逃到席琳之墙内,但是如果她被逐放至墙壁之外……

真是令人窒息的绝望,城墙之外,无论逃多远,依然是在城墙之外。

永无止境地被巨人追逐,直至死亡。

“什么夺回作战啊。”身子终于微微的颤抖,南乔的声音哽咽着,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明明就是人口减少计划啊……”

“姐姐。”让抬起手缓慢地替她擦掉眼泪,好像这样时间就也能跟着变慢下来。

“你躲起来吧。”他看着她通红的眼睛,“我不会让你去的,我不会让你去的姐姐。我们想一个可以藏住你的地方好吗,或者你假装死掉了?如果你都已经死掉了他们就不会来抓你了……”末尾的话语却猛地带上了哭腔。

“傻瓜。”南乔咧着嘴想要笑,却只是发出了浓重的鼻音,她握住了替自己擦着眼泪的小手,“如果被发现了你们全家都会被我连累的。”

“可是你不会死我们也不会死啊!”让忽然紧紧抱住了她,好像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好像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他的声音里带着无计可施的绝望,“我们都不会死,大家都可以像以前一样在一起。”

“我可不想害得你们一辈子去开垦荒地。”南乔哽咽着推开他来,她偏过头去,不去看他的眼睛,“我会内疚一辈子的,更何况,那样的生命跟被巨人吃掉了有什么区别呢。”

“我不管!”让忽然像个无赖的孩子,嚷嚷道,“反正你不能去!”

然后变成了低低的哀求:“你不要去姐姐。”

最后是终于忍耐不住的哭声,他站在她面前,放声哭了起来:“姐姐。”

南乔却仿佛没听到一半,陷入了一种空洞的沉默里。她呆滞地望着雪白的墙壁,瞅着那片白看了半晌,忽然想到了什么般笑了起来——

“对了,我有枪啊。”她凄凄地笑着,笑容却夹着丝讽刺,“我有枪,我练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吗。”她像是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急急地跑上楼拿了她的枪,光滑的枪杆冰冷,她抱住了她的枪,又猛地哭起来,“我可以逃到什么时候呢,墙壁之内这么的小,外面却那么的大。”她绝望地抱着枪,身子慢慢地蹲了下去,低低的啜泣转变为了嚎啕大哭,“其实我知道不会有用的,在外面不会有用的,我肯定要死了……”

楼下让瘫坐在地上,目光空空地望着窗外。

是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

*

南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

脸上还留着几道残余的泪痕,她只记得自己昨天一直哭,一直哭,便没有了往后的记忆。

也许是哭着哭着便睡着了,是让的父母把她抱上床的吗。

她缓慢地坐了起来,偏过头去,那把枪就静静地躺在她身边,已然不复曾经的鲜亮,由于长期的使用而呈现出了一种岁月的陈旧。她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它身上,注视了它好一会儿,心里慢慢地浮现出了一丝强烈而汹涌的不甘。

就好像明明走到了死胡同里,却还要妄图另辟出一条路来。

但是可以的吧,把厚重的墙壁砸开,就有了前路,即使这是多么异想天开的希望和毫无意义的挣扎。

人真的可以彻底的绝望吗?

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知道自己铁定要入伍的消息后她简直接近崩溃,现在睡了一觉心里反而稍微地平静了下来,然后那团永不可能熄灭的小小火苗又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她想活着。

来到这里那么久,漫画里的很多细节她其实已经不太记得清了。但是如果冷静地回忆,印象里远征军最后似乎也还是有人活着回来。

即使是区区几百人。

那么为什么,她不能成为那几百人之一呢?

撑在床单上的手渐渐地握拢,然后形成了一个紧紧的拳头。

南乔下了床,走下楼去。伊芙正在做着早餐,看到她,连忙笑道:“你起来了啊,今天的家务活你就不用做了,好好休息吧。”

让的父亲倒了杯牛奶给她:“来,中午想吃什么东西,跟伊芙说声就好了。”

“谢谢。”南乔抿着嘴笑了笑。

这是她在这个家里的最后一天了啊。明天,她就要去队伍里报到了。看了看周围,南乔皱了眉,问:“让呢?”

“还没下来呢。”伊芙噔噔噔切着菜,“应该还在睡着吧。”

南乔连忙又跑上楼,进了让房里,他正蒙在被子里睡觉。

“喂!”掀开被子南乔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个暴戾,“居然还不给我起来你是不是忘记今天要晨跑啦混蛋零花钱上缴一半给我买吃的在路上做干粮!”

对上的是一双红红的眼睛。

“姐姐。”他静静地看着她。

“你干嘛啦不要这么含情脉脉好不好我觉得好恶。”南乔毫不客气地拉着他起来,“不要以为我不在了你就可以偷懒了虽然我在的时候你也偷得很光明正大,总之基础训练不能给我落下!”

让却没说话,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南乔望着他终于叹了口气。“我答应你。”她捧起了他的脸,手指在他湿黏的脸上摩挲,那显然也是泪水留下的痕迹,她看着他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会回来的。”

“然后我会像之前一样,继续逼着你晨跑,逼着你练习,给你做不怎么好吃的饭菜,欺负你、嫌弃你,压榨你。”

“那如果没有回来呢。”他的声音却带着丝压抑在喉咙里的哽咽。

“如果没有回来。”南乔喃喃地跟着他重复了一遍,似乎在想着要怎么回答,眼眶却已经迅速红了起来。

她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啊,为什么还是会这么害怕、这么难过、这么想哭呢。

不会回来的几率那么的大。

可是回来的几率即使再小,也是存在的啊。

她总是不甘心地想,不甘心地想,她说不定真的就是能碰上那么小的几率啊。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回来呢。”她跪坐在床上轻轻抱住了让,然后手臂越缩越紧,她紧紧地把他拥在怀里,“我会很努力很努力,成为回来的那小部分人之一。”

“我答应你,我永远不会放弃的。”

“不管是怎样的绝境,我都不会放弃的。”

“我一定会回来的。”

……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