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苍井空在线av视频播放

“吕少,你可愿投效大秦皇室,为公主效力?”

当吕秋实轻易破掉了百花迷阵的时候,段三娘就已经心中惊讶了。虽然她施展的百花迷阵并不完全,也只是发挥出了迷阵中魅惑这一种功效,目的只是为了让吕秋实当众出丑,但她是化意境,而吕秋实只不过是众生一阶的修为,却能够很快破除了迷阵,这不能不令她吃惊。

主修幻术的修炼者,都会对炼制符咒有所了解,段三娘从吕秋实打出的三品符咒中发现了异常,并且得知三品符咒都是出自吕秋实之手后,便生出了爱才之心。

当她得知吕秋实就是几个月前在玄冰城为崭露头角的欺天阁外门弟子后,更是生出招揽之意。

从玄冰城返回后,玄冰城外的山脉中发生的那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动,似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连楚萱、陈有年这两个想要招揽吕秋实的人都没有动作,似乎吕秋实的表现并未引起外界太大的注意。

吕秋实曾经感叹过自己运气好,他现在绝对不愿意成为外人眼中的焦点,那样不利于他修炼裂魂诀,万一被人认出来,说不定又会惹起什么样的一场风波来。

不过他不知道,之所以那件事平息的会如此之快,是因为大秦、千陈、厉楚、欺天阁知情的四方达成了一致,约好共同寻找失落的三枚戒指,然后一起探索万兽门的宝库。

大秦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玄冰韩家。按照吕秋实的布置,韩振北将此事禀告给了大秦皇室,完全按照吕秋实事先准备好的说辞,使得大秦皇室知道了万兽门山门所在之地。

千陈、厉楚见过开启万兽山山门的三枚戒指,因此两国负责寻找戒指;欺天阁则是因为拥有吕秋实,可以在通过万兽城内灰雾时降低伤亡而占据了一个位置;至于大秦,万兽门山门在大秦国境内,只凭这一点就没人能够将他们排除在外。

若非四方面商定好了一切,并且不想让更多的势力参与进来,厉楚一定不会放过对吕秋实的拉拢的,千陈同样如此。

作为公主的奶娘,段三娘自然也知道了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也听说过吕秋实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对于这样的年轻人,大秦也有拉拢之意。

不过与千陈、厉楚比较起来,大秦除了在吕秋实身为秦人这一方面占有优势外,便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了,千陈厉楚两国皆有皇室子弟与吕秋实相识,而大秦皇室,根本没有人见过此人!

吕秋实的价值,别的不说,只说能够凭借直觉从容穿过充满危机和死亡的灰雾迷阵,就足以各方势力争相拉拢了。世间的秘境宝藏不止万兽门一处,无一不是充满了危险,吕秋实的直觉,绝对可以成为探寻秘境宝藏的开路的先锋!

现在,段三娘才知道吕秋实居然能够炼制出三品五星符咒,更是想要将其收为己用,因此借着吕秋实丢失了记忆为由,建议他前往黄清吕家寻找真相,从而想要拉拢。

可惜吕秋实的记忆从来就没有丧失,自然也不会想去黄清吕家的试功塔,毫不犹豫的以欺天阁门规为由,拒绝了段三娘的提议,不过心中却有些好奇,为何段三娘不是以大秦皇室为名来拉拢,而是以公主秦穆清的名义。

如果秦穆清是个皇子,这一点倒还能够理解,因为理论上每个皇子都存在争夺皇位的可能,可是公主。。。这片大陆上从来没有过女皇帝的存在。

“吕少,你不用担心欺天阁,有我们大秦皇室出面,再加上混元宗的影响力,只要你愿意,欺天阁绝对不会为难你,怎么样?”段三娘还不死心,继续劝说道。

“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不过晚辈在欺天阁已经习惯了,所以不想蝉过别枝,还望前辈见谅。不过前辈大可放心,此次我等接受保护公主的委托,必定会尽心竭力,而且门中更高级别的护卫在赶来的途中,公主的安全前辈绝对可以放心。”

“你们接受保护公主的委托?还有更高级别的护卫赶来?”段三娘瞬间就听明白了吕秋实话中的含义,也顾不上再劝说吕秋实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人敢在混元宗内对付公主?”

“这个我就不能说了,请前辈理解,我只能告诉前辈,对方是我欺天阁的大敌。”有些话不能够说的太明白,混元宗就是不想让秦穆清受到惊吓,因此才让吕福带着吕秋实等人前来,所以吕秋实说的很是含糊,不过却足以让修为达到化意境的段三娘听明白。

“欺天阁的大敌?”段三娘顿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倒吸了一口凉气,“隐杀盟!”

隐杀盟在刺杀这方面实在是太出名了,哪怕是化意境的段三娘也不敢大意。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被隐杀盟的刺客惦记上了,下场很难改变。

她虽然是化意境,不过也不敢放言能够面对隐杀盟聚形境巅峰刺客的暗杀,哪怕化意境与聚形境之间存在的巨大的鸿沟。

“对方来了多少人?是什么修为?混元宗打算怎么应对?你们准备怎么保护公主?”

段三娘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每一个都是吕秋实不能回答也无法回答的,因此吕秋实轻轻一笑,说道:“晚辈只是众生一阶,所接受的委托也只是在门内其他护卫赶到之前,保护公主平安,因此前辈的问题,晚辈是在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前辈真相弄明白,何不去询问混元宗的人?”

段三娘刚才是一时心急才会问出那么多问题,听到吕秋实的说法,也知道自己刚才失言,随即离开找寻混元宗长老,出门前命人妥善安置吕秋实。

吕秋实没有和邓勇五人住在同一个房间,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他的方式和欺天阁的传统方式不同,所以不能带领邓勇五人,最好是分开,双方同时保护秦穆清。

这么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邓勇五人支开,他可以私下与吕福一叙,解开心中许多疑问。

来到专门给他准备的房间内,吕秋实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裂魂诀,不多时吕福就独自一人推开了房门,快速闪了进来。

“少爷!”吕福一进门纳头便拜,“你这一年多来去了什么地方,当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会成为欺天阁的弟子?当时小人还以为你死了呢!”

吕秋实连忙扶起了吕福,感受到吕福眼中的泪水,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轻声道:“好了,不要这样子,我不是没事么?你先给我说说,我父亲如今怎么样了?你又怎么会顶了我的名字进入混元宗呢?”

吕秋实之父吕昊刚如今已经被吕烈飞立为了继承族长的下一代人选,而且在吕烈飞的大力支持以及吕秋实留下来的人力、物力的帮助下,彻底巩固了自己下一代族长的位置。至于吕福冒名顶替来到混元宗则是奉了吕烈飞之命,吕烈飞认为吕秋实不会死,为了防止有心人打探他的下落,故意让吕福顶替,以转移有心人的注意力。

看来老爷子也跟其他的族人一样,都认为得到裂魂诀认可的族人,都是又大气运之人,不是短命之辈,唉,裂魂诀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会让人如此崇敬呢?

吕秋实暗中摇头,同时又问道:“可是我的修为只有众生一阶,你是脱凡境三阶的修为,难道别人就没有怀疑过你么?”

“少爷,您能看出我现在的修为?”吕福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吕秋实,“我临来之前,族长命人在我身上施展了遮天蔽日的手段,使得我看上去只有众生一阶的修为,而且族长还说过,哪怕是乘风境的修炼者,也看不透我的真正修为。。。少爷,你怎么看出来的?”

吕秋实能够看出吕福现在的修为,自然是裂魂诀的缘故,不过他自然是不能告诉吕福的:“有人在你身上布置了遮天蔽日的手段?乘风境的修炼者都看不透?是什么人施展的?老爷子的修为应当做不到这一点。”

“小人也不知道。只记得当时被族长在书房召见,不知怎的小人就睡着了,幸亏族长没有怪罪,还告诉小人,在我睡着的时候,有高手在我身上布置了一些手段,外人无法看透我的修为,只会认为我是众生一阶。”

嘶,老爷子手里果然藏得有货啊!吕家三万多年的传承,再没落也不至于消亡,看样子真的是有所依仗啊!吕秋实咂了咂嘴,心中暗暗称奇,同时也明白了试功大典那日,玄风梁家想要牟取吕家裂魂诀时,吕烈飞为何会好不慌乱了。

那个高手,一定是乘风境大乘的修为,否则布置的遮天蔽日手段不可能瞒得过所有乘风境高手。。。慢着,按照万兽塔器灵所说,三万年前还存在着诸多比乘风境还要高上许多的修炼者,或许那是高出乘风境的存在?

想到这里,吕秋实只觉得脑子越来越乱,诸多的疑惑突然一股脑的冒了出来,纠缠在一起,让他迟迟难以理出头绪。

拍了拍脑门,让自己清醒一些后,他又问道:“吕福,我再问你,秦国公主秦穆清是怎么回事,为何她会找上你?”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